“硬漢”突然走了 沒留下一句告別的話

發布時間:2019-10-10 11:05:27 來源: 紹興晚報 曹連榮 王若捷

  長時間工作勞累,積勞成疾,讓金武明永遠離開了。10月5日上午,金武明從村里土灶長廊二期項目建設現場回來,突發心臟病,因搶救無效于當日下午2時不幸去世,年僅43歲。

  金武明是新昌縣大市聚鎮東鄭村村委會委員。今年6月,他被大市聚鎮黨委評為優秀共產黨員。

  突如其來的噩耗,震驚了家屬、親朋和深愛著他的人們。今年以來,金武明負責村里正在實施的土地征收、村委辦公場所改建、土灶長廊建設等工作。今年8月中旬,土地征收啟動;9月20日,村委辦公場所改建啟動;9月29日,土灶長廊二期項目啟動。聯村干部劉洋說,金武明的身影經常出現在項目現場,國慶假期,他也忙得沒有停過。在村民眼中,金武明特別能干事,是個硬漢子。

  金武明去世的消息在村里傳開了,人們不敢相信,“硬漢”金武明就這樣離去。

  國慶假期也在忙,耽誤了治療

  土灶長廊項目是東鄭村集體經濟增收項目。9月28日,村里開會決定,在土灶長廊項目加裝6個灶頭,具體事項指派給金武明。金武明家到土灶長廊建設現場,騎摩托車只有兩分鐘的時間。為了項目早日建成營業,一天五六次的督查,是金武明的“必修課”。

  10月5日上午7時50分左右,村委會委員王家和來到金武明家,金武明剛從土灶長廊建設現場回來。不久,村民袁正華、石小波、袁劍鋒也陸續來到金武明家拉家常。幾個人像往常一樣,商量起村委會辦公室改建的事宜。

  王家和說,金武明待人熱情,只要晚上他在家,村民們都愿意上他家坐坐。“這段時間我看他臉色泛黃,老喊心絞痛,我們好幾次勸他去醫院檢查,每次他都說沒心思,等工程完工了就去。”就在事發前一天,鎮干部章澤明來村走訪,發現金武明氣色不好,建議他第二天就去醫院。金武明嘴上答應,可一轉身又回到了項目現場。

  哪知只過了一天,陰陽兩隔。

  緊盯項目,經常來不及吃飯

  “金武明待人熱心,做事認真!”這是記者在東鄭村采訪時,聽到村民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  6日下午,東鄭村黨支部書記潘杰領著記者來到土灶長廊二期項目建設現場,砌灶頭的師傅丁興還在緊張工作。“自9月29日動工開始以來,金武明每天都來工地,一天來五六趟。昨天來還問我缺不缺材料、做得咋樣了,站了一會又說自己心臟疼,我看他倚著灶頭,臉色不好,就勸他回去休息,我保證盡心盡快做好。沒想到,他就這么走了……”丁興哽咽著告訴記者。

  潘杰指著灶頭上貼著的年畫說,金武明是個做事認真的人,村里不論布置什么工作給他,他都能做好。那天村里開完會讓他負責建灶頭,晚上他就在打電話安排小工了。建灶頭的丁師傅是他專程從嵊州請來的,這個年畫還是他特意貼上去的。村里人都知道金武明一個月前就說心臟疼,讓他去醫院看看,他說忙完這幾個灶頭就去。

  村土地征收涉及82戶52畝,大部分在金武明所在的村民小組,工作復雜繁瑣,金武明主動請纓。村民袁寅的母親梁賢鳳,鄉土情結濃厚。金武明幾次上門做工作都碰壁了,但他沒有放棄,依然堅持做工作。袁寅是金武明的朋友,平時在新昌上班,沒工夫回來照顧母親,就拜托金武明照顧。后來,袁寅主動幫金武明做起自己母親的工作,最后梁賢鳳同意土地征收,支持美麗鄉村建設。

  村干部介紹,那段時間,金武明就說時常感到胸口疼、夜里睡不好覺,好幾次半夜起來,坐在室外的小凳上,等疼痛緩解才回去睡。“白天村民都有活在忙,金武明和其他村干部就趁夜里挨家挨戶做工作。有時這戶忙好又趕到另一戶,經常來不及吃飯。”聯村干部劉洋說。

  村民梁鑰協助金武明做修剪花草和其他施工等零碎活。梁鑰說,金武明不僅工作認真,鄰里間的小事也很上心。他與鄰居曾發生房屋土地糾紛,金武明看到后主動了解情況,勸說大家各退一步,從此鄰里又相敬如賓。

  “沒說一句告別的話,就走了”

  5日上午,送走村民,吃過中飯,金武明感覺很累,坐在小凳上休息。

  11時45分左右,從不午睡的金武明感覺不適便躺下休息。等到妻子張美霞發現時,他撲在窗口,滿頭大汗,嘴唇發紫,口吐白沫。張美霞哭著介紹,當時金武明呼呼呼地喘氣,向她要救心丸。金武明服下救心丸后,張美霞慌亂中先后撥打120急救電話和金武明父親的電話。

  等父親金保興趕到,發現金武明脈搏都沒了。

  12時35分左右,村民石小波、袁正華接救護車到達現場。醫生檢查后,搖搖頭,張美霞哭著請求救救丈夫。下午2時許,經醫院搶救無效,金武明最終沒能扛過去……

  在父親金興保眼中,金武明是一個孝順的兒子。“看看香煙老酒沒了,他會主動送來;家里的煤氣沒有了,他馬上去灌;他經常跟我們講,要搞好身體,沒想到他自己卻沒有搞好身體,走了。”老人欲哭無淚。

  “他為人誠懇,工作認真。”岳父張春山的話語不多,在他眼里,金武明是個好女婿。

  突然失去丈夫,張美霞一下子懵了。6日下午,張美霞抹著眼淚告訴記者:“金武明把村集體的事當自己的事業在做,他沒有其他工作,全家三口人基本上就靠我在絲綢廠工作的3000多元月薪過日子。村里人都知道他近來身體不舒服,但他因公事忙而一直拖著。前幾天他在薰衣草莊園里暈倒的事,也是別人告訴我的,本來約好今天早上由我弟弟帶他去寧波的醫院看看,沒想到突然走了,一句告別的話都沒留下。”

  記者走進金武明家中,家里空落落的,沒什么像樣的家具,斑駁的樓梯僅僅糊上了一層水泥,甚至還未裝上欄桿。張明霞翻出金武明今年6月獲得鎮優秀共產黨員的榮譽證書給記者看:“還有其他的工作筆記,他都藏起來了,我也不知道在哪里,他也從不給我看,村里的大事也不同我講,他更像是村集體的丈夫。”主心骨沒了,兒子還在讀初中,張美霞泣不成聲。

  金武明走了,東鄭村的村民們在痛惜他英年早逝的同時,也懷念他“舍小家顧大家”的干勁。鎮村干部說,金武明用熱血和行動踐行了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、使命和擔當。

標簽:積勞成疾編輯:龔曉
冰球打架最严重的一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