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第一次!海寧86歲老人縱身一跳救落水兒童

發布時間:2019-10-10 10:57:02 來源: 海寧發布 賀潔靚

  水中遇險,人的生命就顯得很脆弱。一瞬間、一口氣、幾分鐘,一條鮮活的生命可能就會消逝,而說起見義勇為英雄,人們往往聯想到須眉青壯男子,然而,在海寧斜橋鎮斜橋社區就有這樣一位八旬老漢。前段時間,在關鍵時刻不顧個人安危勇救落水兒童,在當地傳為佳話。

  他縱身一躍,盡顯英雄本色

  86歲老人下河救人眾人贊他“不容易”

  事情發生在9月9日下午6點左右,有三四個孩子在海寧洛塘河斜橋段玩水,意外就在這時發生了。一個男孩子比較調皮,在玩水時,腳下一打滑,一不小心直接栽進了河里。

  男孩不會游泳,河水迅速淹沒過了他的頭頂,他的雙手使勁在水面上撲騰,但是越撲騰,身體離岸邊越來越遠。

  看到同伴掉河里了,其他小朋友都嚇壞了。

  男孩的位置距離岸邊已有五六米遠,站在石階上,伸手根本夠不到孩子。此時,男孩已經撲騰的力氣都沒有了,身軀隨著河水起起伏伏,大半個頭淹在了水下。

  “救命!救命!”在河邊不遠處經營了一家商店的店主,聽到呼救聲,以為是發生了車禍,趕緊跑出來看情況,然而竟是一個孩子掉河里了。但是她和幾個過路的人都不熟水性,他們根本不敢跳河施救,只能眼睜睜看著小孩在水中掙扎束手無策。

  就在這時,吃完晚飯的韓海江和老伴正在沿著河散步,但是韓海江耳聾,聽不清別人說話。當他聽到老伴的復述后,這才聽清是有人落水了。

  他一溜小跑來到河邊,當時他什么也沒想,衣服也沒來得及脫掉、手表也來不及摘,褲兜里還有好幾百元現金,啥也顧不上,就一頭跳進了河里。

  洛塘河是行船的水道,水很深。要救孩子,必須游過去。韓海江腳蹬石階,一個猛子扎進了河水里,迅速朝落水男孩的方向游過去。

  “老韓,你年齡也大了,不行就不要勉強……”“老韓,你一定要小心啊!”在圍觀群眾的叮囑聲中,韓海江很快到達孩子身邊,他一把抓住了正在下沉的男孩的手臂。

  隨后,他托住男孩的身軀,咬緊牙關,一只手抓住孩子,另一只手拼命劃水,一點點游回到岸邊。一個熱心的男子馬上從老人手中抱過孩子回到岸上。

  孩子剛出水面,嘴唇發紫、臉色發白,右腳的鞋也不知所蹤。因為筋疲力盡,男孩的意識也模模糊糊。

  萬幸的是,由于救援及時,男孩還有呼吸。男孩躺在地上休息一會兒以后,身體終于恢復過來了。

  見孩子沒啥大礙,韓海江再一次下水,將孩子的鞋子從河里撈了上來。

  “還好手表防水,不礙事。”韓海江指了指手表,笑了笑說。

  看似輕松的講述,可聽的人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汗,畢竟,他已是86歲高齡了。“真不容易!”眾人稱贊道。

  跳水救人,他已不是第一次

  韓海江住在斜橋社區東街27號一個普通民房內,離洛塘河只有四五步路的距離。他們說,這是老韓救下的第3個落水的人。

  第一次下河救人,是在1962年夏天的一個中午。那時的老韓在許村竹器廠工作,還是工廠的主任。“救命啊,有孩子落水了!”吃過午飯不久,老韓正在廠里休息,他聽到呼喊聲。

  循聲跑出去一看,事發地在工廠附近的一條河里,一個14歲的黑龍江男孩不幸落水,正在水里撲騰,人開始沉了下去。

  當時圍觀的人很多,但沒人敢下水。時間就是生命,說時遲,那時快,老韓二話不說,直接從岸上跳入水里,很快把孩子救了上來。

  當天,那位母親帶著男孩向老韓下跪,感謝他對孩子的救命之恩!“只要孩子沒有危險了,就比什么都好!”他說。

  第二次救人是在1995年秋天,那時的老韓已經從斜橋鍍鋅廠退休,和老伴就住在斜橋東街。那天,他的一位70多歲的鄰居正在洛塘河邊洗衣服,不慎滑下河里,落水后的老人兩手拍打著掙扎起來,越掙扎越往河中漂。

  老韓看到后,依舊是奮不顧身地下河,用雙手緊緊抓住對方,將老人救上了岸。

  一次次救人于危難關頭,可老韓說起這些事時卻很平靜,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。“見義勇為?”老韓憨厚地笑了笑說,“人家說我的行為是見義勇為,我覺得叫做‘救人’更實在,遇到了咱就得救不是嘛,不能喪了良心啊!”

  其實這些事發生在老韓身上并不是偶然。在鄉鄰看來,他是一位熱心腸的好鄰居,誰家需要幫助,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  老韓雖然86歲了,但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年輕。他的老家在江西撫州,打小在河邊長大,與水為伴,練就了老人的好水性。他曾經還當過兵,5年的軍旅生活在他的生命中烙下的特殊的精神標簽,他退伍不退志,退伍不褪色,軍人吃苦耐勞、拼搏奉獻的精神沒有變。

  “現在我是閑不住的人,喜歡下河去放漁網。”他指著靠在墻邊的那一摞漁網笑著介紹,他的名字里帶“水”,注定自己與水有緣。如今他除了耳背外,身體還不錯,一口氣還能游上三公里多。

  也有人擔心,畢竟這么大年紀,水性再好,也難免有體力不支的時候,有個閃失可怎么辦?

  老韓卻說:其實見到有人遇到危險,大家心中都會產生救人的想法,只是有的人做了,有的人沒有做。我就是那個做了的人,僅此而已。

  好樣的,老兵!

標簽:海寧編輯:龔曉
冰球打架最严重的一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