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代育種人:天涯海角稻花飄香

發布時間:2019-10-10 09:26:45 來源: 浙江日報 記者 顧雨婷 通訊員 宋瑜 馮玉坤

  浙江日報訊(記者顧雨婷通訊員宋瑜馮玉坤)秋收時節,嘉興市農業科學研究院近400畝的基地里,金燦燦的稻田翻滾如浪,一群皮膚黝黑的水稻育種人正收獲著種子。一個月后,在椰林圍繞的海南陵水基地,這些種子將生根發芽。

  嘉興,馬家浜稻作文化發源地;海南,中國唯一的南繁育種科研基地。1965年,嘉興市農科院育種人首次踏足海南這片熱土。半個多世紀以來,他們如候鳥般往來南北,相繼育成秀水、祥湖、嘉育、嘉禾等系列水稻品種(組合)160余個,累計推廣水稻面積7億余畝,增產糧食100多億公斤;他們一代接著一代,守望著一片稻花香。

  近日,記者趕赴海南陵水嘉興南繁育種基地,走近三代育種人,探尋他們的育種故事。

  稻田也有“風花雪月”

  76歲的姚海根挎著包,穿梭在稻田中,彎腰收割稻子時手勢嫻熟,一割就是一大把。夏末秋初的陽光溫暖卻刺目,姚海根卻早已習慣,連草帽都未戴。

  浙江省特級專家、國家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、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獲得者……拋開這些頭銜榮譽,眼前的姚海根只是一位樸實的科研工作者、一位孜孜不倦的老一輩育種人——一頭花白頭發、洗舊了的藍襯衫、黑色涼拖鞋、打了三四個補丁的迷彩褲。

  卸任嘉興市農科院院長職務、接過退休證,姚海根卻依舊放不下心中的那顆種子。“如果說糧食是農業的基礎,那良種就是糧食的基礎。”古稀之年,姚海根依舊堅持每天工作七八個小時,下田干活毫不含糊。

  什么是南繁?一般選育一個水稻新品種需要七八年時間,而利用海南優越的光溫條件,加種一季水稻,可以將新品種的選育和良種繁育縮短一半時間。目前,嘉興市農科院的南繁項目組共有7個,南繁育種人員30多人。他們往往在11月份便要離開嘉興趕赴海南,在交通不便的年代,直到次年4月才能回來。

  “育種工作者是候鳥,要加快選種必須去海南,冬去春回;又是一只工蜂,早7點晚7點,迎晨露送晚霞。季節不等人,必須只爭朝夕。”1974年至今,姚海根早已記不清有多少個春節是在海南度過的。過去條件艱苦,來海南一趟光路上便要花去5至7天。為了育種,姚海根還住過牛棚、倉庫。如今住宿條件改善了,他卻依舊樸素。育種試驗田邊的宿舍里,一床、一桌、一椅、一柜,陳設十分簡單,床頭墻上貼著一疊用方格紙自制而成的手寫記事本,記錄每天的工作:何時下田,何時為水稻做雜交,何時有訪客……

  近半個世紀的堅守,姚海根已育成晚粳“秀水”、晚糯“祥湖”、早秈“嘉早”等水稻品種(組合)103個,在長江中下游和黃淮稻區累計推廣種植近4億多畝,被譽為“江南水稻育種大王”。

  去年,姚海根探索培育了常規特優質晚粳稻品系“秀水香1號”。“你看它的顆粒,細長細長,煮熟了晶瑩剔透,香著呢。”姚海根摘下一撮稻穗,舉在眼前,仿若看著自己的孩子。

  “這輩子我要為農業做點事。”如今,這份事業早已融入了姚海根的生命中,別人眼中的苦,在他這里卻變成了甜,還有一絲浪漫。田間地頭,阡陌四季風,幽香小黃花,飛流大米雪,蛙聲伴明月。這是屬于姚海根的“風花雪月”。

  食堂開飯從不準點

  嘉興海南育種基地的食堂,開飯從不準點。“我們都各自起灶,每個組工作時間不同,有早有晚,給水稻選種雜交,午飯兩點吃,晚飯七八點吃的時候多了去了。”姚海根告訴記者。

  從上世紀80年代建起5間簡易工作用房,到如今的3層樓,基地的硬件條件不斷改善,但育種人的辛勞卻一如往常。二三十畝水田里,上萬份的水稻材料要一株一株去雄、授粉、套上實驗袋,科研人員往往天一亮就下田,忙到月色朦朧,晚上還得整理登記。

  “千萬不能停下!”采訪中,這是記者聽到最多的一句話。“一般四月底五月初,我們就要完成收割,再把種子運回嘉興繼續播種培育,待到金秋收割又該來海南了,如此反復直到種子狀態穩定。”

  一年年南來北往,不知不覺間,30年過去了。一些中生代育種人追隨著老一輩,如今已能獨當一面,是育種團隊里的中堅力量。50歲的黃海祥正是其中一位。5年來,他帶領的團隊已審定新型水稻品種(組合)6個,育成品種(組合)在省內外年推廣面積達30多萬畝。

  主持育成并審定了浙江省第一個長粒晚粳新品種嘉禾212、第一個長粒晚粳不育系嘉禾212A、第一個長粒晚粳雜交稻組合嘉禾優555……哪怕這些年育種已有小成,黃海祥卻依舊不敢停下探索的腳步。

  嘉興市農科院副院長富昊偉說,一個新品種的成功選育,往往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一片田中,實驗材料成千上萬,可成功的幾率卻極低,往往到最后找到那么一兩株有希望的,送去一檢測,個別關鍵指標還未達標。雖然不知成敗,但在育種人的眼中,每一株禾苗都代表著希望,顯得無比珍貴。

  “當眾人一同朝著一個方向奮力奔跑,就算失敗,也必須從頭再來。這是一種勇氣,也是一種擔當,更是一份責任。”黃海祥說。

  放棄外企奔向田頭

  這是楊海龍第一次來海南。

  “我學的是農學,就想專心做農業。”這個1991年出生的小伙離開江蘇老家,放棄外企工作,投奔科研事業,只因一份熱愛。但起初,他對南繁育種的認識只停留在書本上。如今,早上6時到田里插秧,花三四個小時做水稻雜交試驗,用溫水去雄為水稻人工授粉,楊海龍一件件認真學起來。

  如楊海龍一樣的年輕血液,正在不斷加入,為這支隊伍帶來勃勃生機。2016年7月的一天,29歲的付習來到嘉興市農科院,入職第一天就在大院邊的田里干起了活,沒想到那天日頭毒,他竟中暑了。

  “現在身體倍兒棒。”如今的付習踩著晨露去田間勞作,田間記錄每天要寫500多份,一忙起來微信步數都在兩萬步以上……

  可這些在付習看來都不叫事兒,唯一的無奈,還是不得不與家人分離。時間最長的一年,付習在海南待了153天,而他的兩個女兒,一個4歲,一個2歲,正是最眷戀父母的時候。

  “你說辛苦,老一輩的育種人,誰不是這樣過來的。”付習說,工作覺得苦時,他就會想起育種的老同志們,再看著他們勞作的背影,便覺得什么苦都能扛過去。

  付習所在的項目組,在團隊負責人李金軍研究員帶領下,育成的“嘉58”,作為中國第一個光身稻、浙江第一個軟香米品種,高產穩產,被評為“浙江省‘十二五’十大好品種”。該項目組與中科院遺傳發育所合作,育成的雜交稻嘉優中科系列,如今已經審定品種6個,在全國15個省(市、區)種植面積超過100萬畝。

  姚海根說:“育種是一件平凡而神奇的事,萬物積其善良,種子越來越好,嘉興南繁育種人也一代更比一代強。”

標簽:育種編輯:龔曉
冰球打架最严重的一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