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網紅”成“網黑”,素質背后是成名太快

發布時間:2019-09-24 10:17:37 來源: 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 特約評論員 胡欣紅

  近日,陜西西安一位陳姓業主向媒體爆料稱,她把房子租給一名女“網紅”,房子到期后,女“網紅”不見蹤影,留下了滿地的垃圾、狗屎和被狗咬爛的門框,并且拖欠了物業費、水費和取暖費共計3000元。業主報案后,目前警方已受理。(9月22日,澎湃新聞)

  租客與房東,不僅是契約關系,更是一種難得的緣分。因此,通常情況下,相互之間都會好租好散。房東出租時固然要提供整潔干凈的房子,到期后租客也應該做到原樣奉還。即便做不到干凈如初,最起碼也要進行基本的打掃。

  然而,現實中卻不乏有不太講究的租客,房間被搞得凌亂邋遢,不成樣子,甚至有惡意糟蹋的。每有這樣的消息傳出,都會引發公眾的譴責。

  湖南長沙的李女士去年3月將一套公寓租給一年輕女子,前不久租約期滿收房時發現,屋內堆滿比人還高的垃圾,發臭生蛆,還有一只死貓。小區物業出動16名保潔,垃圾車24次運送,次日上午才清理干凈。面對這樣的情況,李女士憤而報警。

  “屋內堆滿比人還高的垃圾”,如此“盛況”,足以令人拍案驚奇。如果不是租來放垃圾的,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住人的?與之相比,女“網紅”當然稍遜一籌,但就欠費和一地狗屎等情節而言,主觀惡性程度基本如出一轍。

  從某種意義上講,互聯網時代,網紅也是一種公眾人物,理應更注重自己的形象,這也是此事為何引起公憤的一個重要原因。公眾本來已經對類似的現象深惡痛絕,遇到一個連“普通人”都不如的“網紅”,心中積聚的怒火自然會噴薄而出。于是乎,視頻在網絡上傳開后,光鮮亮麗的“網紅”與“一屋狗屎”之間的強烈反差,迅速引爆輿情,公眾紛紛斥責“隔著屏幕都感覺到惡心”“粉絲數跟素質沒成正比”“人模狗樣,垃圾人”……“網紅”秒變“網黑”,痛何如哉!

  租住之時,雙方都應該簽過相應的合同,及時繳納相關費用和維護房間內的設施,是住戶的基本責任與義務。租房期滿玩欠費“失聯”,女“網紅”無疑違背了基本的契約精神和相關法律規定,理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。

  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。從道德層面審視,女“網紅”的節操更是碎了一地。一個連最基本的做人做事的規則和底線都不能遵守的人,何以成為擁有百萬粉絲的網紅?我們有理由擔心,她在網上會發布的內容將會傳遞怎樣的價值觀?如果這樣的人也會被很多粉絲“崇拜”,足以令人細思極恐。

  正因如此,有憤懣不已的網友呼吁應該直接“全網封殺”。要不要封殺,當然要依法行辦事,不能因為“一屋狗屎”就痛下殺手。但是,這位“一屋不掃”的女“網紅”,經過這一次風波之后,其苦心經營的形象恐怕會徹底毀了。這樣的代價,任性而為的女“網紅”可曾料到?

  留下“一屋狗屎”的網紅固然只是個例,但整出各種奇葩出格行徑的“網紅”,卻時有聽聞。透過表象,其背后或許存在某種共同的因素。簡而言之,網紅作為傳播產業新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代表,本質上是信息技術革命催生出來的。然而,催生的往往是早產兒。這些信息經濟的早產兒,是喝頭口水的人,出名和賺錢都太容易了,隨隨便便一個直播,可能就是幾萬幾十萬的收入。一言以蔽之,揩了網絡經濟的油,又對社會沒有責任,這或許才是所謂網紅素質差的根源。

  一旦產生這樣的感覺,整個人難免就會飄飄然起來,行為上就有可能失去對自己的基本約束。心中無所畏懼,視規則為無物,怎能不亂象百出?

  “你的房東在找你,快回去打掃!”網友的呼喊,女“網紅”可曾聽到?身為網紅,不但應該掃好一屋,更應該時時拂拭心靈,謹防自己變成“網黑”。

標簽:編輯:毛寧
冰球打架最严重的一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