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我的相機不關機" 80后土著用照片記錄良渚變遷

發布時間:2019-07-24 09:37:36 來源: 浙江在線 記者 趙路

  鄒程嘉在良渚博物院參觀。周銘攝

  浙江在線7月24日訊(浙江在線記者 趙路)“我家的房子和田地,以前就在那兒!”

  日前,走在通往良渚遺址公園旁的公路上,看著一輛輛滿載游人的大巴駛過,鄒程嘉伸出手,指向圍欄內的一片綠地興奮地對記者說。

  2013年,因良渚遺址保護需要,良渚本地的80后鄒程嘉和600多戶鄉親們一起,搬離了自小生長的村落。從那時起,愛好攝影的他,開始用鏡頭記錄家鄉的變遷。6年多時間,他拍攝了上萬張照片,有河流草木,有風土人情,也有申遺進程中的點點滴滴變化。

  “從普通的村落,到世界級遺址,我是見證者,更是參與者。”鄒程嘉說,“今后,這里還將變得更好!”

  村莊搬了,寶藏亮了

  今年33歲的鄒程嘉是土生土長的良渚周村人,小時候,就常聽說村里能挖出不少石刻、玉器等古玩,“后來才知道,我家就在一座中華歷史文明的寶藏上。”

  2013年4月,浙江省政府致函國家文物局,要求將良渚遺址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申報項目。同年,為了更好地保護良渚古城遺址,瓶窯鎮的大觀山村、長命村共600余農戶陸續開始拆遷。其中,就包括了鄒程嘉所住的周村自然村。

  “以后,村里房子、農田都沒有了,很多人會搬到城里去,換一種生活方式。”鄒程嘉說。有不舍,更有期待。從小就愛好攝影的他決定拿起相機,將老家定格,記錄它的原貌,以及良渚遺址開發和保護的過程。

  6年來,只要一有空,鄒程嘉就出門采風。村民們世代居住的祖屋、每天辛勤耕種的田地、孩子們嬉戲玩耍的池塘……這些即將變樣的村落,被鄒程嘉用鏡頭一一記錄。

  2014年5月,大觀山村稚山自然村搬遷前,70歲的村民謝再田在地里勞作,一個回頭,鄒程嘉立刻將其拍下。謝再田身后,正是如今良渚古城遺址中的“坡地聚落”。2016年12月,出于保護需要,橫穿良渚古城遺址的104國道正式封閉。封道前一刻,鄒程嘉趕去拍了一組黑白照,留下了路邊的美麗風景。

  鄒程嘉的照片并不刻意追求唯美的效果,重在真實地記錄下良渚遺址建設,以及周圍村民的變化。他最喜歡的一張照片,拍攝于4年前的6月:種了30年桃樹的曹云全、陳金子夫婦坐在村口。那天,他們賣光了最后一筐水蜜桃,兩口子一臉笑意,望向了遠方。從此,當地村民承包的“桃園”開始向“公園”升華。

  雖然申遺改變了村落,也改變了當地百姓的生活,可是,大家幾乎沒有怨言,鄒程嘉說:“考古隊員們說,村子搬走了,地下那些寶藏才能重見天日。這不僅是家鄉的大事,也是國家的大事,咱們應該支持!”

  良渚古城遺址內的復原建筑。鄒程嘉 攝

  眾人參與,再累也值

  這幾年,鄒程嘉更新了好幾次設備。2015年結婚時,他甚至把父母贈送的金器“換”成了最新款的數碼相機,只為更好地捕捉更多瞬間。

  “留下的,是記憶,更是鄉愁。”拍攝這上萬張照片,占用了鄒程嘉大量業余時間,但他樂此不疲。

  無論走到哪,鄒程嘉都會隨身攜帶相機。拍回來的照片,他會第一時間備份到筆記本電腦中,進行處理,再分類整理好。

  他常打開一個名叫“遺址發掘”的文件夾,細細回味。2015年末,考古學家發現了位于良渚古城外圍的水利工程;2016年,這批埋藏于地下的水利工程開始被發掘與恢復。它們不僅是中國最早的水利工程,也證實了良渚古城具有完整都城結構,對申遺意義重大。

  “這是考古學家和當地村民共同努力的結果。”鄒程嘉說,由于發掘與恢復的工程量很大,當時,鄰近不少村民都應征進入現場,清運土方、送水、送飯……他們用自己的方式投入到良渚古城遺址的保護與發掘當中,出一份力。

  不管是年輕小伙還是白發老人,用扁擔挑起兩堆土方就走,餓了,啃幾口隨身攜帶的干糧;累了,把木質梯子放平,作為“臨時座椅”休息一會……

  鄉親們干得熱火朝天,鄒程嘉也一刻不閑,不斷舉起相機,按動快門,記錄下這一切。一天拍下來,他的手臂常常酸脹到抬不起來。鄒程嘉從沒喊過累,晚上用冰敷一下,貼塊膏藥,第二天便又拿起相機出門了。

  在大家的努力下,被沙土掩蓋千年的木樁,一條條水渠、一級級臺階重見天日。隨著良渚古城遺址發掘越來越深入,考古成果越來越多。鄒程嘉和所有身在現場的村民一樣,興奮與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  “我學的是設計,從事藝術相關工作。我深知文化傳承對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的重要性。”鄒程嘉說,“作為本地人,能夠見證和參與良渚文化的保護和發掘,再苦再累也值得。我想,鄉親們也是這么想的。”

居址與作坊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姚穎康 倪雁強 攝

  根在這里,鄉情不變

  道路修整一新,綠地與花海一望無際,古文明時期的房屋和人類活動“原景重現”……隨著建設工程的不斷推進,鄒程嘉的鏡頭里良渚遺址公園變得越來越漂亮。

  每張好照片,鄒程嘉都會展示給女兒看,自豪地說:“看,咱們的老家美不美?”

  現在,他常常帶4歲的女兒去良渚博物院參觀,指著一幅幅復原圖告訴她:“這里,曾是爸爸的小學;這條路,爸爸以前每天經過……”

  鄒程嘉說:“也許她現在還什么都不懂,但長大了會深感自豪;這里是我們一代又一代人生活過的地方,這里是見證了中華民族5000年歷史文明的圣地。”

  隨著良渚成功申遺,鄒程嘉曾經的鄰居們紛紛趕回來,就為看一看家鄉的新模樣。“很多人都說想不到,良渚那么漂亮,那么熱鬧!”如今,鄒程嘉最大的期待,是嶄新開放的良渚遺址公園給自己家鄉帶來的發展契機。

  鄒程嘉回憶,他出生的時候,良渚、瓶窯還是偏遠的農村,有時村民會想象,如果住在西湖邊是什么樣子。而現在,良渚和西湖都是世界遺產,今后家鄉一定會越來越好的。

  鄒程嘉說,定格家鄉,他的相機永不關機。“我們的‘根’在這里。以后,我還將作為見證者,用鏡頭記錄它,把這里燦爛的文化傳播得更遠。”

標簽:良渚 變遷編輯:毛寧
冰球打架最严重的一场